疯狂的骷髅1266114082

【叶黄】深夜食堂

呀好好吃

二十一分之一:

如题,借用日剧《深夜食堂》设定


现代架空,私设如山




【叶黄】深夜食堂




副标题:红烧牛肉面与荷包蛋




叶修认得小黄老板,说起来还得拜小黄老师所赐。




小黄老师是一只最常见不过的中华田园猫,身长堪堪张开的两只手掌,穿一身棕黄底色间杂浅色花纹的外套,极偶尔允许他亲近时,还能瞧见肚皮上套了半件白色的兜布。因着他俩总在夜半路灯下相谈的缘故,叶修总搞不清小黄老师的金绿色瞳孔究竟是真是幻,但对方哪怕在跟着自己讨夜宵时也一副相当严肃的表情倒是相当清纯不做作。




叶修是个作家,成为作家前是个朝七晚不知今夕何年的金融从业者。与前东家分手不算愉快,过程不再赘述,解密期间拿起笔头,凭借过人手速清奇思路全题材制霸一炮而红算是个意料之外的第二春,至于由此变成晚八早八的日夜颠倒人设,也只能算作无伤大雅的自我发现。




自从庭外调解完成,叶修退了CBD的高层公寓,搬来这个房龄十五年以上、每到天气晴好时仰头望去都是迎风招展的被单与晾衣架的小区,他便与小黄老师达成了一种单方面的投喂关系。在没有编辑追魂夺命连环call讨论稿件的正常日子里,叶修会在码了几个钟头的字之后,出门到小区里遛达一圈,在需要时去便利店补充存货,顺便同小黄老师增进下感情。




在某本书的后记里,叶修称通宵营业的便利店为现代社会最伟大的发明,因为它将自己的生活必需品:烟、泡面以及笔记本电脑中的三分之二照顾得妥妥帖帖,在留言板上再次引发一大波吐槽。末了正反方居然势均力敌,无事围观了全程的沐橙笑着说,如果现在开个投票,宅男和站在你这边的交叉查询一下,大概重叠率得接近百分百。




说回那一晚。他拎着一袋新屯的口粮,举着半根小黄老师最爱的鱼肉肠,在它通常出没的草丛边唤了几声,无果。双方人/猫格平等,未经预约可能扑空的风险在预期之中。他并不着恼,正打算沿着既定路线继续遛弯,眼角余光里却瞧见那簇熟悉的尾巴尖儿在一株冬青树后闪过,绕了个弯跑进了另一条道。




前阵子那边似乎有人家装修,是不是落下点好玩的物件,勾去了猫大爷的心?




叶修脚步一转,便也向着15号楼拐了过去,一边情深意切地又唤了一声:“小黄老师?”




“欸?”




应的却是个人。他大惊。




小区虽老,绿化和公共设施却十分上心,居民楼底下的路灯很是亮堂,只见一大一小两只棕黄色脑袋齐齐抬起,小的那只很快便又低下去,往大的那只手里钻,毕竟民以食为天。大的那只明显属于人类——心甚安慰——愣了两秒后,就着蹲地喂食的姿势咧嘴一笑,露出半个不甚明显的梨涡:“旁友,吃饭吗?”




*




老房子面积不大,四十平的南北通透一厅一居室,因着底楼的关系,原本阳台的地方开了一门一窗,连着块小草丛,充作后门。卧室被改成饭堂,不过除了靠墙边上一张小方桌,大多数座位倒是很和风地绕成一个狭长的寿司台,客厅的一半被围在当中,锅碗瓢盆厨灶炉柜一应俱全,俨然是被改造成了厨房,后半部分则被隔断开,大约是充作了储物空间。




小老板绕进后厨,一边开了水龙头洗手,一边说道:“菜单在墙上,今天就买了这些。不过没写的也能问,材料有都能做。”




左手边的墙上挂着一块小黑板,上书:牛肉、豌豆苗、小黄鱼、面条、米饭。字迹中规中矩,然并没有菜色也无价格,放在小说里头,妥妥是一间黑店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把闪过脑海的第一样食物给报了出来:“红烧牛肉面?”




小老板正拿起毛巾擦手,闻言抬头瞪大了眼:“你怎知我今天卤了牛肉?有眼光有口福!”




“再加个荷包蛋。”




小老板比了个OK:“没问题。”




说着便打火烧水,等水开时从身后挑了两颗油菜,一簇小葱,洗净了,油菜对半切,小葱成花。叶修看他手上不停,动作煞是利落好看,嘴皮子竟也没停过:“难得在菜场里看到里脊边卖,可惜只有一点,只能配肋条混烧。炖了四个钟头,睡到一半被香味叫起来,哎呀!不过呢,调料还是缺了两味,只能求助万能的淘宝,你今天就吃不到真真正正正正宗宗的完全版黄氏红烧牛肉味啦,人生一大遗憾好吗!”




锅里水滚了起来,小老板从头顶搁架上的不锈钢盆里抓了把面条,扭头问道:“够不够?”




见叶修点头,便松手,沿着锅边溜下去,接着青菜也跟着入锅。蔬菜一焯即起,浸到一旁的凉水中。




“本来只打算煮点米饭的,但突然就很想吃面,正好睡不着就起来擀面条啦。擀完先给自己烧了一碗当夜宵,赞。”




火头很旺,第一次点水前小老板先盛了一大勺热面汤,拿漏勺从料理台另一头的砂锅里舀了牛肉放进去,随手扣了个盘子捂热。




等着水二次烧开的时候,他又取出只平底锅,大火热锅,接着刷了层油,油热转小火,单手拿鸡蛋在锅边上一磕,略一施力,平底锅里漾出一个小太阳。




“单面双面?”




“都行。”




“要不要溏心?”




“随便。”




“暴殄天物。”小老板评价,熟练地翻了个面。




待到煎蛋出锅,面锅里第二次点水也开了。葱花压底,面条被挑出,牛肉油菜铺开,最后是一勺肉汤半勺面汤淋透。




“来啦——”




一碗青翠浓烈的面被摆在叶修面前,再配一碟圆润莹白的荷包蛋。




他突然想起小区后门马路斜对面那家一碗十八块内含两根青菜三片薄得透光肉片的兰州拉面,摸了摸兜里仅有的两张十块钱,有点虚。




“调料在架子上。”小老板指了指叶修左手边。




虚归虚,饭还是要吃的。




他捧起碗,吹了吹热气,清浅的油花飘漾开去。




先喝一口面汤,甘香咸鲜的热汤漫过舌苔,沿着喉咙食道打了个漩,在胃袋底下笃定地坐稳了。再拨开牛肉,挑了一筷子面条,卷着半颗油菜送进口中。菜心甜软,面条粗细适中,满是劲道,稍稍咀嚼,便在口腔里愉快地跳了场桑巴。接着才是牛肉,筷尖陷进两侧,直观的柔软,饱满的汤汁稍稍溢出,沿着筷子滴下。牛肉色泽暗红油亮,连着一层皮,虽柔软却毫无散烂的危险。入口更是即化,配料与肉质完美融合,葱、姜、料酒、八角,以及更多层次的香气一层层涌了上来。




叶修是“食物即燃料”主义的奉行者(*),虽然因为诸多原因鲜少交际,但在出入于这个城市租金最为昂贵的写字楼时,人均高高低低的饭局多少也参加过一些,于他而言,不过是形式主义与形式主义的比较罢了。但此时此刻,面对着一碗随处可见的红烧牛肉面与荷包蛋,竟也生出一丝燃烧率毕竟有高低的感慨。




“怎样?”小老板一脸期待。




他不紧不慢地将荷包蛋夹进碗里,十字分开,浸满汤汁,送了四分之一入口。蛋白边脆而不焦,内里柔嫩顺滑,蛋黄将凝未凝,带着卤味的咸鲜,于唇齿间化为一汪似水柔情。




他佯装思考:“不错,继续努力。哥下次也给你露一手,叶氏独门红烧牛肉面,吃过的都说好。”




小老板精神一振:“来战来战!”




“不过呢……”他故意拖长声调,从身旁的塑料袋里掏出一盒方便面搁到桌台上:“最拿手的还是鲜虾鱼板味,要不要尝尝看?配榨菜火腿肠,包你喜欢。”




“……”




小老板郁闷,小老板什么都不想说,小老板气鼓鼓地转身刷起了锅。






*




直到叶修吃完,都不曾见到第二个客人。




其实小区地段不错,邻近地铁,生活设施也比较完备。虽然看起来属老年人俱乐部,实际上因为未被划入学区房,且周边新房租价普遍惊人的缘故,倒成了不少在这个城市打拼的年轻人的栖息之地,出租率一直居高不下。出了后门再左拐几十米,更是一大片新建的居民区,按理来说客源是不缺的,就是少了点宣传。




“帮我选址的朋友也这么讲,”小老板笑了起来,“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承你吉言,发财了请吃饭啦。”




他的普通话里带着些许广府口音,十分有趣可爱。




叶修开始掏口袋:“小老板结账,多少钱啊?”




“喂喂什么小老板,”对方抗议,“是黄老板。”




“好的小黄老板,”他从善如流,翻遍全身找出两张纸币三枚硬币,共计二十二块五毛,“身上就这点家当,小黄老板给打个折呗?”




“开门大吉,给你免单。”对方又笑,将钱推回去,“以后多照顾生意就好。”




他便也不客气,拿起便利袋,与老板略一点头,向着门外走去。




时正初春,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却因腹中饱满而毫无凉意。站到门外,他才看见窗台上也倚着一块小黑板:深夜食堂,营业时间:晚12:00~早7:00。字迹与室内那块相同,大约都出自老板本尊。




转身瞧见小黄老板就着一个托腮的姿势正望着自己,便挥了挥手:“回见。”




对方也笑着挥了挥手:“回见。”






-END-




OR TBC?




*出自《基本演绎法》,具体哪一集忘了...

评论

热度(94)

  1. 疯狂的骷髅1266114082二十一分之一 转载了此文字
    呀好好吃